大乔
大桥(?-200年?),庐江郡皖县人(今安徽安庆潜山),中国东汉末的女性,系乔公之女、孙策之妾、小桥之姊。在中国长篇古典名著《三国演义》中称大乔。与其妹小乔并称为“江东二乔”,传说为绝世美女。建安四年(公元199年)12月,孙策攻取庐江的皖城,虏获二桥姐妹,孙策自纳大桥为妾 。大乔随后同被俘获的袁术家眷和刘勋家眷一起被送回吴郡 。然而孙策四个月后就去世。大乔自此沦为了寡妇,清人薛福成的《庸盒笔记》传说大乔在孙策死后,哭泣数月而卒。

姓名之谜

二乔的姓本作“桥”,可以称为桥氏。至于她俩的芳名,史书失载,只好以“大桥”、“小桥”来区别。现代人对此会觉得奇怪,但在以男性为中心的封建社会里,这种现象却是见惯不经的。历史上许多女子都没有留下名字,就是孙权的母亲吴夫人、妹妹孙夫人,不也同样不知其名吗?《凤凰二乔》中称大乔叫乔靓,小乔叫乔婉,实为杜撰。

名分问题

有关二桥是妻还是妾,首先,在得到二桥之时,孙策周瑜都已虚岁25。古人普遍早婚,他俩若已

有原配,那也是毫不奇怪的。更何况在三国时代,妻妾地位差别极大,并不存在明清时代扶正的可能性。

其二,在讲究尊卑有序的封建时代,婚姻被视为结两姓之好,具体指门当户对的两个家庭因婚姻结为亲戚关系,更有一套繁琐礼节。而二桥身份背景仅仅是城破后被纳,这女战俘的身份似乎并不与孙策周瑜相称,娶妻也不至于马虎到打仗时顺便解决。

另外,婚姻又是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娶妻须征得双方家长的首肯,相反,纳妾几乎只凭男人的一己之愿。策自纳大乔自纳就可以看出,孙策纳大桥实际是自作主张,此时吴夫人尚留在吴县,正式娶妻不可能不经过其母同意。

史实影响

在各种民间传说   和诗词中,或说孙策大桥、周瑜小桥十分恩爱,或说他们对后来的吴国政治也有影响。甚至就连二乔之父乔国老都能做主孙夫人的婚姻了,这实在是荒谬。

实际上,史籍中有关江东二乔的记载极少。陈寿的《吴书·周瑜传》明确提到二乔也只有一句话,提及的信息只有漂亮和城破被纳,说句不好听的,就正史而言,他们就是胜者的战利品,二乔不过是一妾室,对大局也没有任何影响,不需要也没必要幻想那么多。

其中特别是大乔,在破皖后,大乔被直接送回驻地吴郡,孙策此时却在四处征战,二人并没有实际接触。四个月后孙策就去世,大乔自此孤苦伶仃的独自走完了一生。所谓的丈夫,不过是雾里看花罢了。

诗词形象

最早而且最著名的作品当推唐代诗人杜牧那首脍炙人口的《赤壁》诗:

折戟沉沙铁未销,

自将磨洗认前朝。

东风不与周郎便,

铜雀春深锁二乔。

在这首诗中,诗人咏史时发挥想象,假设在赤壁大战中,如果周瑜不是有东风相助,趁风势火烧曹操战船取得胜利。那大、小乔早就成为曹军的战利品,关到曹操建的铜雀台里去了。

小说形象

罗贯中小说《三国演义》中,大乔唯一一次登场在二十九回中,孙策去世时,留下遗言命她孝顺吴夫人。

第四十四回“孔明用智激周瑜”一章中曾提及,诸葛亮这样对周瑜说,曹操曾经发誓:“吾一愿扫平四海,以成帝业;一愿得江东二乔,置之铜雀台,以乐晚年,虽死无恨!”诸葛亮还随口朗诵了曹植写的《铜雀台赋》,其中有这么两句:“揽二乔于东南兮,乐朝夕之与共”。诸葛亮的暗示是曹操打仗是为了这两个女人,并将她们放到铜雀台中,引得小乔之夫周瑜暴怒,最终同意连刘抗曹。